cora

很多事情難道冥冥中有定數?
早在兩個星期前,課堂上介紹余華的小說《活著》,我們就計畫在這個禮拜觀賞同名小說改編的電影-「活著」。主人翁的離合悲歡,牽動著在座的師生。影片放映完畢,大夥兒都沈浸在悲傷的情緒中,我隱隱感受到氣氛有些不尋常,正準備點名,只見班長面色凝重的報告:
「老師,我們班八號不會來了。」
「他今天請假嗎?」
「不,他永遠不會來了。」
這答案讓我的腦袋有了幾秒鐘的空白,剎時,我會意過來了。一時喉頭有點乾。
「什麼時候的事?」
「就是上星期二上完課之後,晚上視線不良,車速又快……,送到醫院,已經回天乏術了。」


每回夜間部下完課,都讓我有完成大事般的舒暢感,偶爾還到巷口的豆漿店買買消夜,犒賞犒賞自己。這晚,不知道我是怎麼回到家的,一路上千頭萬緒,我不斷的問:「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?這麼年輕的生命,就這麼消逝,怎麼可以呢?怎麼可以呢?」最自責的是,我還來不及多認識他一些,甚至名字和人還「逗」不起來,他就像是個泡沫似的,沒了。出事的那一天,我們還比他的家人幸運,陪他度過此生最後的幾個小時。如果,如果,我能再回到那個要命的星期二晚上,找個藉口留他下來,或者,點個名,或者,叮嚀他一句 ,或者...。


隔天一早,來到辦公室,只見他的作業還夾雜在一堆零散的作業簿中。,信手翻了翻內容,字跡有點醜,寫得也簡略了些,紅筆下的評語是「內容草率,字跡潦草」,面對這本發不回去的作業簿,我楞住了,內心有些激動,這個帶點迷糊的字跡不會再出現了,我痴想著能再看到他的第二次、第三次作業,那怕是草率、潦草都叫人安慰,我任教的班級一向以理工科的學生居多,他們正值年少,血氣方剛,一個不經心,死神就趕上他們人生的進度。任教的七個年頭當中,曾經心痛的送走了三位學生,這回並不是頭一遭,但我始終無法以平靜心來看待,因為這種事永遠不會被習慣。


人與人都是相互聯繫的,失去了一個生命,多少讓我們的生活有了踉蹌不穩。少了一個同學,表面上大家還是可以照常吃照常笑,世界好像沒有變動,但平靜的外表,隱藏著內心所受的巨大打擊。接下來的課,我心想應該讓同學談談心裡的感受,往後的日子或許會踏實些。


死亡如果是該來的,那麼我們應該正視它的存在,我並不是輔導專家,但在我的能力所及的範圍,我影印了幾篇文章和大家探討死亡,並且讓同學分享分享活著的意義,這其中,有不少可貴的答案,令人深思。

活著的意義究竟何在?
不要成天想著死,把死認清。了解活著的意義,那麼活著才有意義,如果在死的那瞬間又想活著,那麼要死幾次才算死?(王榮輔)
活著就是要感受驚喜。活著就是要去感受這種滋味,而走下去的吧!(郭榮宗)
活著就是為了尋找及等待一些事物的解答。(林宗彥)
活著就是全心全意追逐夢想及實現目標(王朱清)
對生命意義不解時,在人生旅途的盲目,也是相對的。活著就是要讓自己更精彩,更多采多姿,每一刻都相信自己是存在的。(施智超)
活著對自己是一種證明,對家人是一種交代,對朋友是一種熱忱,對未來是一種延續。(鄭祺獻)
小時候,總一心想著能儘快長大,為家裡多盡一些心力,但自從高一那年,哥哥因車禍身亡那天起,我開始覺得,擁有太多夢想和抱負是不切實際的,現在的我認為:活著時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就好了。(李)

是的,死亡並沒有想像中的可怕,我們因為無法經驗死亡,而害怕死亡,但死亡不過讓我們由會生、老、病、死的肉體,轉換成自然界中呼嘯的狂風、麥田上的陽光、溫和的秋雨或是閃爍的星群。但在我們活著時,我們應該珍視生命,因為活著就擁有可能,也許現在還不知道自己活著的意義,但或者下一秒你就知道了,因為你給了自己一個機會去思索。人生或許是無常的,但生命是可貴的,只有我盡力去活,那麼我才能向賦予我生命價值的所有人負責,我也才能無愧的離開。


已逝的親人朋友,他們先我們一步離去,我們終將趕上,但在此之前,好好的想想要怎麼度過目前的這一段吧!把握當下!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umi 的頭像
Yumi

×﹏♡醉戀布丁の小窩╭ⓟuting*

Y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